苏不语.

你是我心中唯一的善念.

女校霸和她的桃浦兔小男友(上篇)

不语有话说呐~


-ooc满格,勿上升真人ok?

-自想的梗,要借梗私聊,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文笔渣渣,终于回归我的老福特了。

-是我农农啦!






『1』        

你是你们学校的校霸。

别看你长得文文净净的,打起架来毫不含糊。把人打进医院然后进派出所坐几天的事多不甚数。

抽烟喝酒混酒吧,与xjm再找上几个社会帅哥去ktv浪个通宵如家常便饭。

你那天晚上和xjm还有新认识的帅哥去学校旁边的酒吧时。在门口,眼尖的一个xjm看到了他。

“哟呵,那不是校纪风队的队长陈立农么?这tm的什么狗屎运!艹!”

xjm不满的抱怨。

“怕什么?”你柳眉一倒,“我tm今天倒要见识见识那个什么狗B的队长有什么大能耐。走啊!怕什么。”

“老大都这么说了,今天不进去的,全tm都是怂B!”

那社会大哥手一摆。“人家xxx【你的名字】大姐都不怕,你们一群老狗蛋了,怕个狗屁!”

于是,你们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穿着校服当着陈立农的面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2』

陈立农皱了皱眉头。

这是他学校的?居然就这么猖狂么?这是把纪律当什么!?

你那夜喝了很多酒,不过你酒量超好,还有些清醒。

你xjm就不同了,全都烂醉如泥了。

"唉,真tm麻烦,找他们来什么酒吧~唔呕……”

当时有几个略清醒的,提议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什么的。

你嫌幼稚。

后来你回忆起来,庆幸自己没有去加入凑热闹。

你去了洗手间,有些难受,吐了。

你吐完看着镜子。头发狼狈的粘在脸上,你洗了把脸,昂贵的化妆品防水,眼影和口红依旧那么艳丽。

你自嘲的笑了笑。

陈立农刚好进来上厕所,就看到你将校服脱下来随意的搭在肩上,点燃了一根女士香烟。

“小小年纪抽烟对身体不好。”

嗯???

你抬起头慵懒的看了他一眼。

!!!

陈立农心惊。woc不会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干你屁事。”

你不耐烦的说。

“香烟中毒性最大的是烟碱,其实就是尼古丁。一支香烟的尼古丁为6-8毫 克,足以毒死一只老鼠;二十支香烟的尼古丁可以毒死一头牛。使人致死的尼古丁剂量为50-75毫克,一个人每天吸二十至二十五支烟,就可以达到这个剂量……”

你本来低着头看着自己新买的vans帆布鞋的,听了他的话,你眼皮抬了一下。朝陈立农走了过去。

“啊--”


『3』

消毒液的味道,酒精的味道,血液和汗水的味道……

你不为所动。

是的,你昨天晚上直接朝陈立农脸上一击。

鼻血……

晕眩……

派出所的民警一脸“怎么又是你”的表情。

“这次还好,没上次严重。”民警幽怨的说。鬼知道哪里来的幽怨。

你满不在乎的甩甩自己染粉的头发。

“这次有几天?还是什么的?”

……

你在看守所度过了一个周末。

第二天上学了也没有人问东问西的,反正习惯了不是么?

“喂,xxx,你的头发不过关。”陈立农喊住了你。他的鼻子上被包扎了起来。眉眼弯弯,你有些失神。

“你tm道满爽是吧?”你说到。

陈立农笑着,“xxx,我只是禀公办事罢了。”

“你分明是公报私仇呵。”


『4』

你又闯祸了。

你又打人了。

隔壁班的班会苏慧慧,跑过来扇了你一巴掌。

“你这个狐狸精,勾引我农农还不够,居然感打他,你……”

“啪--”

“啊--”

你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被你一巴掌扇倒在地的苏慧慧。

“艹你妈B啊,打我是不是?刚才不是那么拽么。妈B的。给我打死不要脸的老B!谁tm狐狸精不看看清楚,SB!”

你骂着踹了她一脚,xjm们也蜂拥而上。毕竟这个苏慧慧招惹的人多了去了。

你教训完苏慧慧便出来教室们。

咦?撞到了什么?

“艹你大爷的!不长眼啊?”你捂着额头骂骂咧咧的。一抬头看到的就是陈立农捂着鼻子皱着眉头。

“你……唉没事吧……”

你这是怎么了?!




【未完待续】

想问各位太太一般用什么app走外链的?

老福特卡肉哇啊啊!

真想发车嘻嘻嘻~

⊙ω⊙

⊙ω⊙

多想写®18

08.24

ntmm翻墙来祝制霸生日快乐了。

啊呜

xjm们我睡不着。

老天野!xj你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有没有夜猫子?

凌晨零点五十四了解一下?!

今天日常为nn和制霸打气!

看完立删

武汉站也结束了。
巡演也结束了。
我们誓死守护的少年也都锦衣还乡。
真的不知道下一次同框是什么时候了。
难道还没解散就这么散了么?
我想,那家粉丝都不乐意吧!不是么?

我还记得,出道那夜,少年们流下激动的泪水。

"one tow three four five six seven eight nine percent!”

所有耐斯也肯定不会让他们就这么散了吧?

少年们,未来可期。
愿君簪花,一世欢颜。
愿你们初心不改,为梦奋斗。

哪怕出道仅仅只有五百天,
哪怕最后终究是分道扬镳,
哪怕少年长大了心也变了,
哪怕……
谁也不愿意那么多哪怕,
不是么?

即使如此,
他们解散之时,请……

不要哭,好吗?
笑出来,永远记住这几个为梦奋斗的少年,好吗?
记住这几个曾经我们誓死守护的少年,可以吗?

我们是,永远的耐斯,好吗?愿意吗?

实在抱歉。

元宵快乐~

CP 大天狗x青行灯

"啊~"青行灯推开窗户,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大天狗那个混蛋!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弄得她腰酸背痛。青行灯愤愤的走到榻榻米边上,但是看着大天狗柔和英俊的侧脸火气降了一半。

“唔…”大天狗被惊醒,青行灯正趴在他身上,水灵灵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阿灯"大天狗轻笑,"莫要闹。"

"哼~"青行灯闷哼一声,"死呆子!起来啦!"

哦?死呆子!?

大天狗的眸子中乏起危险的神色。

晚上再好好收拾你!大天狗轻笑。

"昨天晚上,不错吧?"大天狗问道。青行灯本打算从大天狗身上下来的,闻言在大天狗耳边轻语"你敢?"

怎么不敢?

大天狗抬手放在她的细腰上,狠狠地一用力,青行灯倒在了他的怀里。"放!开!你!这......唔......"青行灯被大天狗吻上了唇,大天狗舌尖在青行灯的口腔里试探。

呜~

青行灯闭上眼睛,享受这个吻。

"你刚刚叫我什么?"大天狗离开,在青行灯耳边轻语。

"死呆子!!!"

青行灯怒吼。

下一秒大天狗抱着她起了床,黑翅把他们两个包在一起。

???

青行灯脸红红的。大天狗不禁愉悦起来。

"元宵快乐!"大天狗笑笑。

那么,他要开始享用这礼物了~

PS. 如果有15个以上的赞,我写车了哟~

双击




双击





双击






元宵快乐






双击mua~





(*˘︶˘*)








(///▽///)







( ´_ゝ`)







ヽ(`Д´)ノ







ψ(`∇´)ψ





(´・_・`)

夜月黑云散明月

大天狗x青行灯

警匪  现代风

[如果她不是青行灯,我不是大天狗,我们会在一起么?]

第一章  明月之罪

最近平安京总是乌云密布,好像有什么提示一样,提示着有什么大事发生。

平安京警局中也人心惶惶。

阎魔怒吼道:"你们让黑晴明给跑了!?他可是重犯!"

所有人都不哼声。

大天狗站起来,一如既往地冷静:"与其在这儿悔,不如先做好眼前事,今天上珠集团发布会,上头叫我们多盯着点。"

"好吧!"阎魔平息了怒火,轻叹气,"黑晴明的事也多留点心。谁能想到他和晴明一个娘胎的呢?"

大天狗不吭声,但心中更认为晴明才更令人恐惧,他伪装的太好了,太可疑了。

晚上6:30,平安京凯悦酒店。

离发布会还有30分钟,现场正在紧张地准备。大天狗站在二楼,这里己布满警方的人,甚至是保洁员。

下午,警方接到一个情报,说有人意图偷走'明月之罪'。

"哼!"大天狗冷哼一声,"想在我眼下偷东西?有意思!"

青行灯在8点准时入场,这个时间点进来不会引人注意。

发布会准时开场,上珠集团有计多奇特的钻石珠宝:人鱼之心,浮若生梦,金丝玉......

而今天的明月之罪是一颗价值连城的钻石。

大天狗此时正站在一棵凤尾竹边,锐利的眼神扫视着所有看似可疑的人——不一会儿,他看到了青行灯。

青行灯穿着一件青色小礼服,眼神冰冷,像铺了碎冰一样。

她很可疑。

明月之罪展出来了,大家都啧啧赞叹时,一个黑发女生从舞台边挥着长刀冲了上来。

人们受了惊吓,疯了般向门涌去,但门被锁了。

警员很快包围了黑发少女,但他们没发现,青行灯消失了一会儿又出来了。

"哼,你们以为就凭你们就能捉住我们?"黑发少女冷哼,利落的将玻璃打碎,用带上手套的手取出明月之罪。

"砰"鸦天狗将子弹射出,打中了少女边的香槟塔,香槟流了一地。

"啊---"人群又是一阵躁动,一个带白面具的银发少女用一把匕首抵着一个男人的脖子,男人已经晕死了。

少女走到黑发少女身边。

"你们谁都不许过来,否则......"

男人忽然醒了,大喊:"警察同志救命啊!救命啊!"

"真烦。"黑发少女一拳过去,男人又晕死过去。

银发少女眼中有一丝笑意,仿佛手上的男人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玩物,匕首上已经染上了血,男人哼了几声,不一会儿,便没了动静。

"任务完成了,我们走吧!"黑发少女开口。

"警官,我们来日方长。"

"咳咳咳。"少女投下一个烟雾弹,消失了。

大天狗沉着脸,拿起飘落在他身前的纸条,脸更黑了。

黑夜。

第二天,整个平安京阴气沉沉,警局也不好过。

"干什么吃的!让她们跑走了!"阎魔怒气冲冲"这已经是两个大案子了!"

沉默了几秒,阎魔问:"案发现场有什么线索?"

"黑夜的人"大天狗说。

"什么!?"

F.N.G.

后记

初中生文笔,长了!居然写长了!双击谢谢( ^ω^)!看了 @月生息 的文,再次挖坑((´・_・`)看完双击屏幕的爱你(*^o^*)

【魁魅抄03:大天狗x青行灯篇】夜半之谒(下)

吃糖糖喽

鏡中的鮮花廣場:

完结篇想开个小车,但是突然减速只求大家不要打我2333


上篇点击:


中篇点击:


 


* * *


唐破风式的围墙下,绿荫正茂。



对于庭院里新来的这位式神,大家即好奇又敬畏。名动平安京的大天狗,竟然一下子被晴明大人制伏,成为了他的式神。天皇大喜过望,赏赐了晴明一牛车的金银珠宝。虽然不知道神通广大的晴明大人是用什么方法降服他的,但连对晴明知根知底的博雅,这回都对他青眼相看。



晴明特意给大天狗安排了庭院里最大最舒适的一间屋子,房门口是两株高大的山毛榉,树下是开着淡青紫色花团的绣球花和长得高高的芒草。南风吹来,花摇叶动,好不惬意。



然而这位大天狗大人似乎并不领情。从进庭院的第一天,到大家都开始准备夏日祭的热闹日子,他几乎都不怎么出现在众人眼前。甚至晴明大人和他搭话,他也总是爱理不理的样子。



大家都好奇得要命,但谁也不敢贸然去问。



“青行灯大人,真的不能告诉我们那件事情吗?”萤草把玩着手中的蒲公英,用恳求的语气问,“那天晴明大人只带了你去。你一定什么都知道。”



青行灯还在思索着怎么搪塞,就听见三尾狐神神秘秘的声音。“我刚看到大天狗大人了——在晴明大人的房里。没想到他跟传闻中一点都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正在擦拭长弓的白狼闻言,也好奇地抬起了头。



“传闻中他的样子狰狞可怕极了。没想到本人——”她卖关子似地顿了一顿,“平安京里那些王子贵胄,论俊美,都比不上他。”三尾狐的脸上不自觉地泛起一朵红潮,有些痴醉地仰起头。



青行灯没有搭理她们叽叽喳喳的议论。那家伙在晴明大人房里做什么?他们几日来可还没说过话呢。不过这本在她意料之中,那家伙心高气傲,怎么会甘心做晴明的式神。



被好奇心驱使着,青行灯坐在悬浮着的灯炳上,悄悄飘到晴明大人屋子旁,敛声屏气,透过半掩的房门的一条小缝往里面看。



她没有看到大天狗的身影,也许是被门帘挡住了。只能看到晴明盘腿坐在地上,前面的方形小桌上摆着他最常用的陶瓷小杯和一个茶壶。



“这么说,你打算永远都不跟我说话了?”晴明的声音先响起来。



过了半晌,角落里传来大天狗低沉的声音。“你将她置于险境。”



“是啊,这一切都是筹划好的,就等你入套。”晴明居然在笑,“可是谁叫你心甘情愿呢?”



青行灯心下一沉。



“见不得人的鬼蜮伎俩。”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此时那双茶褐色的双眸一定冷若玄冰。



听到这样无礼的回答,晴明并不着恼,“是啊,我胜之不武,但不管怎么说,你输了。”



似有若无的眼光好像朝门这边投了来。



青行灯赶紧向后退了几步,沿着门边的那道长廊,回到自己的房间。然而晴明大人那句话始终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一切都是我筹划好的,就等你入套……”



缜密如他,再迟钝也回过神来了吧。晴明怎么会让她独自去击退业原火,还将地点选在了离白峰神宫不远的伊山……怪不得那家伙最近对她也是爱理不理的样子,一定以为她是帮着晴明大人演了这一出“请君入瓮”的戏码吧。


 


她是不知情的——可他,现在一定觉得自己被所有人欺骗了。



青行灯有些沮丧地坐到床上。今天是夏日祭的晚上,庭院的屋檐下挂满了风铃、折扇、面具等精致的小玩意儿,不远处传来烟火升天的声音。夏天漫长无聊,大家难得开心一回,许多式神都偷偷出去逛庙会了,晴明也权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太阳彻底西沉之后,青行灯从房里出去,庭院内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



不自觉地,她朝那两棵高大的山毛榉走去。



这个时候去见他是不合适的吧。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应该除了晴明就是自己了。



鬼使神差地,她还是轻轻推开了他的房门。



大天狗一个人坐在离床不远的一张圆桌边,桌上是一坛刚开过的酒。两双巨大的黑色翅膀此时正收拢在他脊背旁边。青行灯进来的时候,他用淡漠的眼光扫了她一眼。



又是那种疏离——又冰冷的眼光。



这让她的心如坠冰窖。现在的她在他眼里,就是个帮助晴明夺去他自由的虚伪骗子吧。



她缓缓地飘到他身侧坐下,握住了他举着酒杯,正要一饮而尽的手。



“你现在一定在生我的气。”她凝望着他那双暗色的眼眸。



“不,”他低声说,声音里带了些哑,“你是他的式神,听他的命令是你的本分。”他轻轻挣开了她的手,“只怪我当时一时心急,错信了你。这出苦肉计,真是精彩啊。”他朝她露出一个有些嘲讽的笑。



此话一落,青行灯不可抑止地被一股酸楚吞没,有水汽漫上眼眶的刺痛感。
“要怎么样,你才肯相信我……”她声音里带着些抖,然而大天狗已经偏过头去,不再看她。



不知哪来的勇气,她葱玉般的手指抚上他的下颌,轻用了点力,将他的脸扳过来面对着她。



一双蓝色的剪水双眸此时雾气萦萦,大天狗心中一动。



下一秒,她已经轻轻衔住他下唇。



他的唇是冰凉的,微带了点酒气。青行灯将每一寸冰冷细细吻过,又伸手轻握住他撑在桌上的手以保持平衡。然而他纹丝未动,僵在那儿任她动作。



青行灯偏开脸,靠近他耳边,带着细喘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没有骗你……”凑得太近,他脸颊一侧沾上了她的热泪,让他心中一烫。



他低头含住了她双唇,这次不同于她负伤那一夜的轻柔,带着惩罚性的掠夺。他舌尖力道渐重,撬开了她齿关,搅得她耳边发麻,周围的声音渐渐模糊不清。



此时他已离了她的唇,方才冰凉的唇瓣此时灼烫如火,巨大的黑色翅羽缓缓撑开,将他们包裹在一起,让两人贴得更近。他吻过她含泪的眼角,然后一路向下,含住她耳垂,吮吸片刻之后又滑至她白皙的颈窝,一直到她胸前的开襟。



她随着他的动作一路惊喘,双手埋入他柔软的发间。他的唇忽然在她胸前停住,黑色翅羽缓缓张开,房间的景物又重新回到眼帘。



以为他要在此时停下,青行灯突然感到自己被拦腰抱起,一阵失稳。他拉住她的手,让它绕在他颈间,然后抱着她向桌边的床榻走去,忍不住又俯身去品尝她的樱唇,直到将她放到柔软的一床锦被上,她蜷起的玉足正抵着枕头。



还未回神,大天狗的手已经探入她前襟,冰凉得让她浑身一颤,他的唇却还不舍地在她嘴角缠绵游弋。迷迷糊糊间,青行灯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是假的吧……生我的气是假的,其实是想要——”虽然含怨,但她发出的声音竟如此微弱,带着一串低喘,撩拨得他心神更荡。还没把话说完,双颊已经泛起一阵潮红。



大天狗停下动作,欣赏她脸颊那一抹慢慢泛起的迷人的晕红。



“是啊,生你的气是假的,想要你是真的……”他低笑着说,情不自禁地去吻她颊侧那朵飞起的红云,“可是现在才明白过来,已经太迟了。”低哑的声音让她心脏砰砰狂跳,发簪不知什么时候已被他取下,叮当落地,一头如瀑银发恍若流转的月光披洒,密密的吻又重新落了下来,伴着前襟被撕开的声音。



情迷意乱间,她决定不再费神去想这个问题了。



屋里的烛火明暗跳动,榻上人影交叠。遥遥听见远处有烟火的爆响。庭院里唯二的妖怪,正在众人出门欢庆祭典的时候,共度凤枕鸳被,芙蓉帐暖。


 


*  *  *


 



不知什么时候起,庭院里的妖怪们发现大天狗大人开始愿意和晴明大人进行日常的寒暄了。



当晴明穿着他钟爱的那套白色狩衣,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大天狗正倚着背后的栏杆,靠在廊边的长椅上时,他会举起折扇朝大天狗一挥:“早上好。”



大天狗仍是面无表情,但会朝这位心情甚悦的阴阳师点头示意,算是回应。


 


* * *


 


笛声又响起了。



和那天晚上,在樱花树上听到的别无二致。青行灯循着声音走近,发现笛音是从其中一棵高大的山毛榉树上传来的。



她飘浮起来,向声音的主人移去。



感觉到她的到来,大天狗朝旁边挪了挪,在树上给她留了个位置。透过层层的树叶,她能看到树下庭院里,式神们来回走动的身影。



她敛目听着那婉转的笛音,静静地开口道:“纵然你不说,我也知道成日被关在这里对你有多煎熬。”



他开始接受晴明分配给他的任务,也缓和了对这位阴阳师的敌对态度,是做好了在这里长远待下来的准备了。



他放下了手中的笛子,看着她有些低落的表情,和垂落着不肯抬起的眼睫。“你说得对,我胸中有不平。”他用平淡的口吻叙述道,“也许因为是怨灵的化身罢。总觉得这种不平非刀剑不能去,所以要游遍四方,实现大义。”他放下笛子,拉住她的手,放到他的心口上。她能透过掌心感受到他胸腔里心脏跳动的声音。“可是现在,没有不平了。”那双暗色的眸子突然看了过来,看得她心头一荡。



他鲜少这么长时间地盯着她看,青行灯躲开他的目光,透过树隙看向远方的天际:“可是以后,你不仅无法游遍四方,连这小小的庭院都难出了。”低沉的语气,似是叹息。



“是啊——所以,你得好好补偿我。”大天狗捏起她的下巴,缓缓凑了过来,温热的气息突然将她笼罩。



“不要,树下面有人——”青行灯红着脸,下意识地闪避。



“那就不让他们看好了。”那把写着“祭”字的团扇突然挡在了她脸边,还没说完的话已被他的唇封住。



他还要被囚禁在这里很久,可他心甘情愿。



因为属于他们的时光,还有百年,千年。


 


~END~


 

太平間的工讀生:

對對對我認為的死神就是醬子!

klaro:

短篇漫画,《请别哭了,死神先生》
好心死神和丧少女的故事

夜月黑云散明月

[狗灯CP]警匪文

人物介绍*** 

青行灯

冷血杀手,黑夜组织王牌杀手,有高超的技艺与铁石心肠,善暗杀

大天狗

冷漠警长,平安京警局最年轻,办案能力最强的警长

妖刀姬

黑夜组织杀手,青行灯的姐妹,善长刀

骨女

黑夜组织杀手,与洛新妇是姐妹,被爱人背叛后杀了爱人,用爱人的骨头做刀,恨男人

洛新妇

黑夜组织杀手,在新婚之夜差点被杀,从此做了杀手,善毒针

鸦天狗

大天狗助手,平安京警局第二中队队长

一目连

平安京警局防护部部长,性格温和

鬼女红叶

平安京警局警医,酒吞夫人

酒吞

平安京警局中队长,好酒,办案能力仅次于大天狗

阎魔

平安京警局局长,一个女强人

晴明

平安京黑夜组织合作人,表面是达摩集团懂事,事实是毒犯

黑晴明

晴明哥哥,全平安京最大的罪犯,黑夜组织是他的一个部下

************ ************** **********

预告

一,明月之罪 上

令人闻风丧胆的黑夜组织又回来了!消失了五年,大家以为这个组织早就消失了,可在明月宝石发布会上公然的挑衅,令整个平安京阴气重重。少女杀手故意留下的线索令人摸不着头脑。这,又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