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不语.

你是我心中唯一的善念.

【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 】 执子之手

01·忆相思
[青行灯一向高冷,却在他面前化成一滩水]

"所以你昨晚到底去哪了?"

青行灯望着那大人蓝色的眸子,心虚地摸了下鼻子"呃…昨晚...大概去了...妖刀那儿吧..."

"大概?"晴明皱眉,"你自己去哪自己不知道吗!?"

"嗯?呃…"青行灯不知如何解释,要她怎么说出口?

"唉,你不说也罢,真是翅膀硬了就飞了,还把不把我这个阴阳师放在眼里了啊?"晴明唉声叹气地走了。

"不是这样的...大人..."蚊子般细小的声音,谁也没听见。

哼!反正都是那个死呆子!哼!

青行灯生气地转身回房,却不料宽大的衣袖被人拉住。

 "喂!死呆子!"青行灯叫道。           

"阿灯,是我们唉!"花鸟卷温柔的说。

可三尾狐就没这样了,而是调侃到:"死呆子?谁啊!"

尬尴!青行灯悲愤的想,而冷静地说:"真没谁。"

"那我怎么看到昨晚某人..."三尾狐漫不经心地说,"去了某大人家..."

一阵风,三尾狐和青行灯不见了,花鸟卷茫然。

"喂!三尾狐,你都看到了什么?"青行灯先发制人。

"..."三尾狐只是笑,笑得让青行灯有点害怕。

"..."

"..."

算了,也指望不上什么了。

"阿灯,那位大人是不是大天狗?"三尾狐打破了沉默,"我与他有点交集,是茨木的缘因,毕竟我以前是他手下的。"

"所以呢?"青行灯摸不着头脑。

"他以前和雪女一样,是黑晴明的手下。如果大天狗知道你是晴明的式神,后果..."

"够了!我要静静!"青行灯喝住三尾狐,痛苦地说。

院外,一个冰冷的女人露出邪恶的笑容,使黑夜更加诡异。

F.N.G

后记:

永远写不长党,看完了 @楠楠野 太太的臆想症后,就这么...更文挖新坑了?

Ps.说青行灯高冷,就是冰,而在狗子面前化成水,说明在熔化,熔化吸热,说明狗子是个发热体,怪不得自带扇子.╮(╯▽╰)╭.【】.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