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不语.

你是我心中唯一的善念.

【魁魅抄03:大天狗x青行灯篇】夜半之谒(下)

吃糖糖喽

鏡中的鮮花廣場:

完结篇想开个小车,但是突然减速只求大家不要打我2333


上篇点击:


中篇点击:


 


* * *


唐破风式的围墙下,绿荫正茂。



对于庭院里新来的这位式神,大家即好奇又敬畏。名动平安京的大天狗,竟然一下子被晴明大人制伏,成为了他的式神。天皇大喜过望,赏赐了晴明一牛车的金银珠宝。虽然不知道神通广大的晴明大人是用什么方法降服他的,但连对晴明知根知底的博雅,这回都对他青眼相看。



晴明特意给大天狗安排了庭院里最大最舒适的一间屋子,房门口是两株高大的山毛榉,树下是开着淡青紫色花团的绣球花和长得高高的芒草。南风吹来,花摇叶动,好不惬意。



然而这位大天狗大人似乎并不领情。从进庭院的第一天,到大家都开始准备夏日祭的热闹日子,他几乎都不怎么出现在众人眼前。甚至晴明大人和他搭话,他也总是爱理不理的样子。



大家都好奇得要命,但谁也不敢贸然去问。



“青行灯大人,真的不能告诉我们那件事情吗?”萤草把玩着手中的蒲公英,用恳求的语气问,“那天晴明大人只带了你去。你一定什么都知道。”



青行灯还在思索着怎么搪塞,就听见三尾狐神神秘秘的声音。“我刚看到大天狗大人了——在晴明大人的房里。没想到他跟传闻中一点都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正在擦拭长弓的白狼闻言,也好奇地抬起了头。



“传闻中他的样子狰狞可怕极了。没想到本人——”她卖关子似地顿了一顿,“平安京里那些王子贵胄,论俊美,都比不上他。”三尾狐的脸上不自觉地泛起一朵红潮,有些痴醉地仰起头。



青行灯没有搭理她们叽叽喳喳的议论。那家伙在晴明大人房里做什么?他们几日来可还没说过话呢。不过这本在她意料之中,那家伙心高气傲,怎么会甘心做晴明的式神。



被好奇心驱使着,青行灯坐在悬浮着的灯炳上,悄悄飘到晴明大人屋子旁,敛声屏气,透过半掩的房门的一条小缝往里面看。



她没有看到大天狗的身影,也许是被门帘挡住了。只能看到晴明盘腿坐在地上,前面的方形小桌上摆着他最常用的陶瓷小杯和一个茶壶。



“这么说,你打算永远都不跟我说话了?”晴明的声音先响起来。



过了半晌,角落里传来大天狗低沉的声音。“你将她置于险境。”



“是啊,这一切都是筹划好的,就等你入套。”晴明居然在笑,“可是谁叫你心甘情愿呢?”



青行灯心下一沉。



“见不得人的鬼蜮伎俩。”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此时那双茶褐色的双眸一定冷若玄冰。



听到这样无礼的回答,晴明并不着恼,“是啊,我胜之不武,但不管怎么说,你输了。”



似有若无的眼光好像朝门这边投了来。



青行灯赶紧向后退了几步,沿着门边的那道长廊,回到自己的房间。然而晴明大人那句话始终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一切都是我筹划好的,就等你入套……”



缜密如他,再迟钝也回过神来了吧。晴明怎么会让她独自去击退业原火,还将地点选在了离白峰神宫不远的伊山……怪不得那家伙最近对她也是爱理不理的样子,一定以为她是帮着晴明大人演了这一出“请君入瓮”的戏码吧。


 


她是不知情的——可他,现在一定觉得自己被所有人欺骗了。



青行灯有些沮丧地坐到床上。今天是夏日祭的晚上,庭院的屋檐下挂满了风铃、折扇、面具等精致的小玩意儿,不远处传来烟火升天的声音。夏天漫长无聊,大家难得开心一回,许多式神都偷偷出去逛庙会了,晴明也权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太阳彻底西沉之后,青行灯从房里出去,庭院内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



不自觉地,她朝那两棵高大的山毛榉走去。



这个时候去见他是不合适的吧。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应该除了晴明就是自己了。



鬼使神差地,她还是轻轻推开了他的房门。



大天狗一个人坐在离床不远的一张圆桌边,桌上是一坛刚开过的酒。两双巨大的黑色翅膀此时正收拢在他脊背旁边。青行灯进来的时候,他用淡漠的眼光扫了她一眼。



又是那种疏离——又冰冷的眼光。



这让她的心如坠冰窖。现在的她在他眼里,就是个帮助晴明夺去他自由的虚伪骗子吧。



她缓缓地飘到他身侧坐下,握住了他举着酒杯,正要一饮而尽的手。



“你现在一定在生我的气。”她凝望着他那双暗色的眼眸。



“不,”他低声说,声音里带了些哑,“你是他的式神,听他的命令是你的本分。”他轻轻挣开了她的手,“只怪我当时一时心急,错信了你。这出苦肉计,真是精彩啊。”他朝她露出一个有些嘲讽的笑。



此话一落,青行灯不可抑止地被一股酸楚吞没,有水汽漫上眼眶的刺痛感。
“要怎么样,你才肯相信我……”她声音里带着些抖,然而大天狗已经偏过头去,不再看她。



不知哪来的勇气,她葱玉般的手指抚上他的下颌,轻用了点力,将他的脸扳过来面对着她。



一双蓝色的剪水双眸此时雾气萦萦,大天狗心中一动。



下一秒,她已经轻轻衔住他下唇。



他的唇是冰凉的,微带了点酒气。青行灯将每一寸冰冷细细吻过,又伸手轻握住他撑在桌上的手以保持平衡。然而他纹丝未动,僵在那儿任她动作。



青行灯偏开脸,靠近他耳边,带着细喘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没有骗你……”凑得太近,他脸颊一侧沾上了她的热泪,让他心中一烫。



他低头含住了她双唇,这次不同于她负伤那一夜的轻柔,带着惩罚性的掠夺。他舌尖力道渐重,撬开了她齿关,搅得她耳边发麻,周围的声音渐渐模糊不清。



此时他已离了她的唇,方才冰凉的唇瓣此时灼烫如火,巨大的黑色翅羽缓缓撑开,将他们包裹在一起,让两人贴得更近。他吻过她含泪的眼角,然后一路向下,含住她耳垂,吮吸片刻之后又滑至她白皙的颈窝,一直到她胸前的开襟。



她随着他的动作一路惊喘,双手埋入他柔软的发间。他的唇忽然在她胸前停住,黑色翅羽缓缓张开,房间的景物又重新回到眼帘。



以为他要在此时停下,青行灯突然感到自己被拦腰抱起,一阵失稳。他拉住她的手,让它绕在他颈间,然后抱着她向桌边的床榻走去,忍不住又俯身去品尝她的樱唇,直到将她放到柔软的一床锦被上,她蜷起的玉足正抵着枕头。



还未回神,大天狗的手已经探入她前襟,冰凉得让她浑身一颤,他的唇却还不舍地在她嘴角缠绵游弋。迷迷糊糊间,青行灯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是假的吧……生我的气是假的,其实是想要——”虽然含怨,但她发出的声音竟如此微弱,带着一串低喘,撩拨得他心神更荡。还没把话说完,双颊已经泛起一阵潮红。



大天狗停下动作,欣赏她脸颊那一抹慢慢泛起的迷人的晕红。



“是啊,生你的气是假的,想要你是真的……”他低笑着说,情不自禁地去吻她颊侧那朵飞起的红云,“可是现在才明白过来,已经太迟了。”低哑的声音让她心脏砰砰狂跳,发簪不知什么时候已被他取下,叮当落地,一头如瀑银发恍若流转的月光披洒,密密的吻又重新落了下来,伴着前襟被撕开的声音。



情迷意乱间,她决定不再费神去想这个问题了。



屋里的烛火明暗跳动,榻上人影交叠。遥遥听见远处有烟火的爆响。庭院里唯二的妖怪,正在众人出门欢庆祭典的时候,共度凤枕鸳被,芙蓉帐暖。


 


*  *  *


 



不知什么时候起,庭院里的妖怪们发现大天狗大人开始愿意和晴明大人进行日常的寒暄了。



当晴明穿着他钟爱的那套白色狩衣,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大天狗正倚着背后的栏杆,靠在廊边的长椅上时,他会举起折扇朝大天狗一挥:“早上好。”



大天狗仍是面无表情,但会朝这位心情甚悦的阴阳师点头示意,算是回应。


 


* * *


 


笛声又响起了。



和那天晚上,在樱花树上听到的别无二致。青行灯循着声音走近,发现笛音是从其中一棵高大的山毛榉树上传来的。



她飘浮起来,向声音的主人移去。



感觉到她的到来,大天狗朝旁边挪了挪,在树上给她留了个位置。透过层层的树叶,她能看到树下庭院里,式神们来回走动的身影。



她敛目听着那婉转的笛音,静静地开口道:“纵然你不说,我也知道成日被关在这里对你有多煎熬。”



他开始接受晴明分配给他的任务,也缓和了对这位阴阳师的敌对态度,是做好了在这里长远待下来的准备了。



他放下了手中的笛子,看着她有些低落的表情,和垂落着不肯抬起的眼睫。“你说得对,我胸中有不平。”他用平淡的口吻叙述道,“也许因为是怨灵的化身罢。总觉得这种不平非刀剑不能去,所以要游遍四方,实现大义。”他放下笛子,拉住她的手,放到他的心口上。她能透过掌心感受到他胸腔里心脏跳动的声音。“可是现在,没有不平了。”那双暗色的眸子突然看了过来,看得她心头一荡。



他鲜少这么长时间地盯着她看,青行灯躲开他的目光,透过树隙看向远方的天际:“可是以后,你不仅无法游遍四方,连这小小的庭院都难出了。”低沉的语气,似是叹息。



“是啊——所以,你得好好补偿我。”大天狗捏起她的下巴,缓缓凑了过来,温热的气息突然将她笼罩。



“不要,树下面有人——”青行灯红着脸,下意识地闪避。



“那就不让他们看好了。”那把写着“祭”字的团扇突然挡在了她脸边,还没说完的话已被他的唇封住。



他还要被囚禁在这里很久,可他心甘情愿。



因为属于他们的时光,还有百年,千年。


 


~END~


 

评论

热度(114)

  1. 苏不语.鏡中的鮮花廣場 转载了此文字
    吃糖糖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