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不语.

你是我心中唯一的善念.

女校霸和她的桃浦兔小男友(上篇)

不语有话说呐~


-ooc满格,勿上升真人ok?

-自想的梗,要借梗私聊,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文笔渣渣,终于回归我的老福特了。

-是我农农啦!






『1』        

你是你们学校的校霸。

别看你长得文文净净的,打起架来毫不含糊。把人打进医院然后进派出所坐几天的事多不甚数。

抽烟喝酒混酒吧,与xjm再找上几个社会帅哥去ktv浪个通宵如家常便饭。

你那天晚上和xjm还有新认识的帅哥去学校旁边的酒吧时。在门口,眼尖的一个xjm看到了他。

“哟呵,那不是校纪风队的队长陈立农么?这tm的什么狗屎运!艹!”

xjm不满的抱怨。

“怕什么?”你柳眉一倒,“我tm今天倒要见识见识那个什么狗B的队长有什么大能耐。走啊!怕什么。”

“老大都这么说了,今天不进去的,全tm都是怂B!”

那社会大哥手一摆。“人家xxx【你的名字】大姐都不怕,你们一群老狗蛋了,怕个狗屁!”

于是,你们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穿着校服当着陈立农的面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2』

陈立农皱了皱眉头。

这是他学校的?居然就这么猖狂么?这是把纪律当什么!?

你那夜喝了很多酒,不过你酒量超好,还有些清醒。

你xjm就不同了,全都烂醉如泥了。

"唉,真tm麻烦,找他们来什么酒吧~唔呕……”

当时有几个略清醒的,提议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什么的。

你嫌幼稚。

后来你回忆起来,庆幸自己没有去加入凑热闹。

你去了洗手间,有些难受,吐了。

你吐完看着镜子。头发狼狈的粘在脸上,你洗了把脸,昂贵的化妆品防水,眼影和口红依旧那么艳丽。

你自嘲的笑了笑。

陈立农刚好进来上厕所,就看到你将校服脱下来随意的搭在肩上,点燃了一根女士香烟。

“小小年纪抽烟对身体不好。”

嗯???

你抬起头慵懒的看了他一眼。

!!!

陈立农心惊。woc不会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干你屁事。”

你不耐烦的说。

“香烟中毒性最大的是烟碱,其实就是尼古丁。一支香烟的尼古丁为6-8毫 克,足以毒死一只老鼠;二十支香烟的尼古丁可以毒死一头牛。使人致死的尼古丁剂量为50-75毫克,一个人每天吸二十至二十五支烟,就可以达到这个剂量……”

你本来低着头看着自己新买的vans帆布鞋的,听了他的话,你眼皮抬了一下。朝陈立农走了过去。

“啊--”


『3』

消毒液的味道,酒精的味道,血液和汗水的味道……

你不为所动。

是的,你昨天晚上直接朝陈立农脸上一击。

鼻血……

晕眩……

派出所的民警一脸“怎么又是你”的表情。

“这次还好,没上次严重。”民警幽怨的说。鬼知道哪里来的幽怨。

你满不在乎的甩甩自己染粉的头发。

“这次有几天?还是什么的?”

……

你在看守所度过了一个周末。

第二天上学了也没有人问东问西的,反正习惯了不是么?

“喂,xxx,你的头发不过关。”陈立农喊住了你。他的鼻子上被包扎了起来。眉眼弯弯,你有些失神。

“你tm道满爽是吧?”你说到。

陈立农笑着,“xxx,我只是禀公办事罢了。”

“你分明是公报私仇呵。”


『4』

你又闯祸了。

你又打人了。

隔壁班的班会苏慧慧,跑过来扇了你一巴掌。

“你这个狐狸精,勾引我农农还不够,居然感打他,你……”

“啪--”

“啊--”

你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被你一巴掌扇倒在地的苏慧慧。

“艹你妈B啊,打我是不是?刚才不是那么拽么。妈B的。给我打死不要脸的老B!谁tm狐狸精不看看清楚,SB!”

你骂着踹了她一脚,xjm们也蜂拥而上。毕竟这个苏慧慧招惹的人多了去了。

你教训完苏慧慧便出来教室们。

咦?撞到了什么?

“艹你大爷的!不长眼啊?”你捂着额头骂骂咧咧的。一抬头看到的就是陈立农捂着鼻子皱着眉头。

“你……唉没事吧……”

你这是怎么了?!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3)